首页> 刘昊然是平顶山哪里的 > 正文

刘昊然是平顶山哪里的

发布时间:2018-09-15 13:38:24 频道:影视娱乐 编辑:舍得先生 来源:潇洒男人网

深受观众喜爱的小鲜肉刘昊然原来是河南平顶山人!可是刘昊然是平顶山哪里的呢?前些日子,有网友在平顶山偶遇刘昊然,据小编了解,刘昊然还曾被网友为目前火遍全国的河南小鲜肉,其他几位分别是:商丘杀阡陌马可,郑州宁泽涛(以上排名不分先后,按照首字母划分,各家粉丝勿掐小编)。在平顶山偶遇到了刘昊然一家三口,他的父亲开着新车,母亲坐在后面,而他自己则坐在副驾驶坐上。

刘昊然是平顶山哪里的

刘昊然前些天回老家平顶山过年了,他父母陪他在丹尼斯买旅行箱,很多人都有碰见他,他出门一路一直带着他的黑色口罩,他态度嘛一直挺高冷的,很多人想和他合影都被拒绝了,可能现在大小也算银幕明星了能理解。做为土生土长的平顶山人八一八他以前的事吧,他在老家平顶山上完小学就去北京念书了,小老婆的一个阿姨是他小学老师,阿姨说他小学性格蛮内向,是个话不太多但也挺听话的一个小男孩,父母一直呆在平顶山,他家条件还不错但背景没有网上传的那么邪乎,这两年在北京可能是被圈内哪位高人提拔了吧所以迅速走红。

在16年有网友很快,关于刘昊然父母的材料就传了出来,刘昊然也因而被扣上了富二代的高帽。有知情人士爆料,刘昊然不只家世显赫,还是王宝强的侄子,在参与某真人秀节目时刘昊然曾叫王宝强为舅舅,并且二人的关系十分密切,与普通人都不同。

网传刘昊然的父亲是某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身价超越了100亿,在国际可以说个名副其实的富一代,而身为儿子的刘昊然也因而是个富二代。不只如此,刘昊然的母亲更是被曝是知名的京剧演员。网下流传的这些都是真的吗?目前为止刘昊然还没有对外地下回应过,出道至今他不断都没有提到过本人的家人,想必是不想父母遭到外界的骚扰吧!

其实据小编得悉,刘昊然叫王宝强舅舅其实也是一种节目的炒作而已,他们两人并非有什么舅侄关系,而仅仅同为圈内人罢了。人红是非多,刘昊然如今的各路传言也足以证明他在演艺圈的位置,小编衷心的祝愿这个90后的小帅哥功成名就,事业学业好事多磨,未来在圈内可以有更好的开展,加油~

在平顶山偶遇到了刘昊然一家三口,他的父亲开着新车,母亲坐在后面,而他自己则坐在副驾驶坐上。据悉,早前网友在奔驰店曾经遇到过刘昊然在给他的父母买车,对此有网友表示“我们十八岁的时候还在啃老,人家十八岁就给父母买车了”额...小编此刻内心是奔溃的。

马可

1990年2月9日,出生于河南商丘。1999年,在历史剧《孙中山》中饰演幼年溥仪,初涉影视圈 。

2003年,在《绝对计划》中饰演天才少年阿丁,崭露头角。2004年,在《家有儿女》中饰演小雪的假男友狂野男孩,渐为人知 。

2008年,考取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学习专业课程。2012年,本科毕业,正式踏上演艺之路。2014年,在仙侠剧《花千骨》中饰演杀阡陌,并以黑马之姿一鸣惊人,演技、形象大获好评。没错!“六界第一美人”杀姐姐是咱河南人。

宁泽涛

1993年3月6日出生于河南郑州,毕业于郑州大学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2010级,中国海军游泳队运动员。主攻短距离游泳,主项为自由泳。

2014年9月23日,在第十七届亚运会男子50米自由泳决赛中,宁泽涛为中国游泳队收获男子项目的首枚金牌。9月25日,宁泽涛又在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中以47秒70的成绩赢得金牌,不仅刷新了亚运会纪录,而且成为了首位游进48秒的亚洲人。10月17日举行的全国游泳锦标赛男子100米自由泳比赛中,宁泽涛以47秒65的成绩夺冠,并刷新由自己保持的亚洲纪录。

2015年2月1日,宁泽涛荣获2014CCTV体坛风云人物最佳男运动员奖。8月6日,在第16届喀山世界游泳锦标赛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中,宁泽涛以47秒84荣获冠军,获得首枚世锦赛金牌,创造亚洲游泳的历史。

刘昊然是平顶山哪里的

刘昊然据说是平顶山市区的,曾经在平顶山五路小学的。而且在网上你可以看到很多刘昊然回平顶山过年被网友偶遇的消息。

有网友曾爆料:刘昊然回老家平顶山过年了,他父母陪他在丹尼斯买旅行箱,很多人都有碰见他,他出门一路一直带着他的黑色口罩,他态度嘛一直挺高冷的,很多人想和他合影都被拒绝了,可能现在大小也算银幕明星了能理解。

2013年,16岁的刘昊然很幸运被陈思成选中,出演电影《北京爱情故事》中的宋歌,惊喜之余也感到压力和不安,毕竟是初上银幕,再加上演对手戏的都是大腕老前辈。

所以说通过拍此片受益匪浅,在梁家辉、刘嘉玲、还有扮演他姥爷的王庆祥身上学到了许多舞台表演经验。

刘昊然说,他喜欢不刮胡子、不修边幅、穿深色衣服,打扮成成熟的“魅力大叔”,他断定自己以后会成为“魅力大叔”。

面对网友戏称“刘昊然和吴磊就是下一个霍建华胡歌C P”,他微微一笑,四两拨千斤地反驳:“网友脑洞大过天。”

从《北京爱情故事》中情窦初开、略带生涩的宋歌,到《唐人街探案》中机智勇敢的破案天才秦风,刘昊然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

《琅琊榜2》是刘昊然参演的第一部古装剧,对制作方正午阳光团队的期待和欣赏,是刘昊然参演的重要原因,团队对他的信任也让刘昊然倍感幸福。

“我觉得很少能有这么厚重电视剧的主要角色会找这么小的演员来演,我能在这个年纪接到这样一个角色是我作为演员来说非常幸福的一件事情。”

对于网上关于自己首次出演古装剧就担纲男一号的质疑和猜测,刘昊然觉得萧平旌这个角色虽然很难,但是如果自己能完成下来的话,对他的表演会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

“有好的剧本、我喜欢的角色、我想合作的导演,有这样的机会找上我的话,不应该因为害怕之类的就往后退,我就尽了我的力做好。”

在今后的表演上,刘昊然并不排斥青春片,但他想先学习沉淀,再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去挑战下一个阶段能挑战的角色。

他清晰的认识到“你真的现在让我去演一个孩子的父亲,去演那种很大起大落的角色,演不了啊,我的人生经历不够。”所以,选择先沉淀自己,在导演、包括在前辈演员的帮助下争取成长进步,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

“国民初恋” 鹰城男孩刘昊然

16岁被选中参演陈思诚导演的电影《北京爱情故事》,高中尾声上了综艺《真正男子汉》,电影《唐人街探案》拍摄间隙“顺便”参加高考,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第一部主演的网络剧《最好的我们》也令他的“国民初恋”形象更加根深蒂固。他就是鹰城男孩刘昊然。

用“人红是非多”形容刘昊然过去几个月的经历,再贴切不过。《最好的我们》开播前,刘昊然、谭松韵“深夜出行”被偷拍,“姐弟恋”的吸睛标题,刘昊然和欧阳娜娜CP粉的起伏,第一次让刘昊然体会到名利旋涡里的不自由。

纷乱背后,媒体在攻,团队在守。最后,当事人的一句表态“我们现在都是单身”,似乎给了这段关系阶段性的一锤定音。

现在再问19岁的刘昊然,他的回答是:“想要努力做一个好演员,为了让自己更自由。”以及“我已经成年了,我特别想在粉丝和观众的心目里长大”。

“演余淮就像是在演我自己”

很多记者第一次见到刘昊然,都会笑着摇头说:“没见过这么当明星的。”

4月7日,爱奇艺出品的网络剧《最好的我们》开播发布会前,刘昊然一个人打车从位于北京昌平的中央戏剧学院赶到市区酒店,到得比工作人员还早。因为没吃晚饭,他点了一份快餐外卖,在化妆间里毫无顾忌地大快朵颐。《双生》是刘昊然第一次带助理进组,理由只是“拍摄量太大,没时间自己买饭”。

4月底,记者约访刘昊然,有一个问题是关于“童星”的:“和好哥们儿吴磊会聊少年成名的烦恼吗?”刘昊然听完,快笑趴了:“我们才不聊这个呢,我们的不正常只是别人眼里的不正常,我们自己可都认为自己是正常人,我们聊最多的就是今天吃什么。”

虽然出生于1997年,高中生涯没有经历过“非典”和“刘翔夺冠”的集体记忆,穿上校服的刘昊然,却依旧带着一股扑面而来的怀旧的气质,像是那个时代走出来的阳光男孩。在原著粉看来,刘昊然的歪嘴笑、皱眉、玩数独、会篮球、毒舌甚至包括一双小眼睛,都和小说里用玩世不恭包裹一颗热心肠的余淮如出一辙。

“80后和90后的中学生活其实区别不太大,我家里那时候管得很严,手机、电脑都没有接触到,下课后就是和同学一样打弹珠、玩甩卡。真正变化大的应该是近十年,所有学生开始抱着手机、iPad玩游戏,90后和00后的中学生活截然不同。”刘昊然回忆道。

《最好的我们》是刘昊然第一部网络剧,同时也是第一次担纲男主角。开播前,他怀着万分的忐忑,平时不喜应酬的他鼓起勇气“刷脸”,微信挨个问候圈内朋友帮忙转发开播预告。开播后,豆瓣8.4的高评分让刘昊然长长舒了一口气。他没事儿也喜欢在微博评论里“监测舆情”,最喜欢的一个评价是:“八月长安是不是先认识的刘昊然再写的小说?”

“我之前还非常认真地和我的经纪人聊,余淮和我本人太像了,不像《唐人街探案》每个镜头、每句台词都是在演别人。演员找到一个非常适合自己的角色会演得很轻松,出来的效果也很好。所以这部戏前16集左右我都很自信,但是到了高二、高三,余淮因为竞赛失利变得颓废,以及毕业十年后再出场……后期演技上对我来说有很大挑战。”刘昊然说。

刘昊然不否认,原著结尾,男女主角高中毕业后的失之交臂令人伤感:“大部分人的青春其实都不完美,中学时期的幻想在长大后基本都会破灭。”他自己的青春在旁人眼中却是“一条大路笔直向前”——16岁时,同学眼里默默无闻、不爱打扮的他,被幸运女神眷顾,通过电影《北京爱情故事》顺利踏入演艺圈。

“中间肯定还是有一些磕磕绊绊的,可能相比其他人算是幸运,但一路上经历的辛苦,自己心里还是清楚的。”刘昊然2009年到北京上学,正赶上北京房价暴涨,作为一个普通家庭,每月支付五六千的房租,压力不小。“我最早在香山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只有十平方米左右,比七天酒店的大床房还要小。平时一个人住,我妈妈来的时候,我和她会挤在一张床上睡。后来搬到了花园桥,又搬到了西三环,住宿环境就更差了,因为那边的房价更高了。”

“我哪有时间当班干部

我在学校就是个吉祥物”

随着《最好的我们》热播,刘昊然开始面对出道至今最多的粉丝接机:“粉丝一多,我就会比较头疼,几十号人跟着我出机场、去打车、去酒店,我特别害怕我们会影响到别人。”

必须重视穿衣打扮这件事,也曾让他短暂地不适。刘昊然透露,自己生活中经常一周不刮胡子,同班同学看到他出通告做完造型的照片,都笑话他:“原来你可以这么人模狗样?”他认为,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样子:“我已经这么忙了,真的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外表上。”

前段时间,刘昊然在中戏门口吃驴肉火烧的照片被传到网上,没过几天,他在校内食堂吃饭的“吊丝”照又被曝光。校园生活的一举一动备受关注,让刘昊然感到委屈。面对走红,大部分人的选择是顺应,但是刘昊然,更多选择拒绝。

如果工作日在机场见到粉丝,刘昊然会停下来问他们:“你不需要上学吗?”如果对方回答请假了,他会表现出罕见的强硬:“你们愿意为我花心思,我感激。但是,旷课我不能容忍。”

“坦白而言,为了上学,我会推掉很多通告,甚至一些戏约。中戏是所有专业学校里面最严格的,思诚哥把我扔进中戏,就是希望我不要浮躁,真真正正学东西。”刘昊然说,“我现在最主要的身份还是学生,我之后的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要拍戏,但是过了这几年,我再也没有机会享受大学生活了。”

刘昊然的大一生活,用四个字总结就是“半工半读”。周一到周五从早到晚排满课,6点多起床,洗漱,吃早餐,7点半到8点半出晨功,然后上课,下午5点下课后忙排练。每次工作都是早班机去晚班机回,最多请一天假,尽量做到力所能及的最高出勤率,采访这天的上午,他刚刚从杭州飞回北京,“实在有点累,困得在马哲课上眯了一会儿”。

“现在中戏出晨功已经进化到指纹打卡了,还要对着摄像头拍照,真是哭晕在厕所。”刘昊然摆了个哭丧脸,下一秒又特别自豪:“但是,我上学期没进过医务室请过假。”

“每次拍完一个戏,我都强迫自己调整心态,回到学生身份。拍戏的过程,有一点像‘社会人’,我是主角,大家会很照顾我,工作没日没夜,休息时就在宾馆补觉。但是回到学校,我也是一样的学生,要去认真听讲,要去做作业,要去习惯学校的作息生活。”

即便如此,仍然有一些东西,是因为年少成名而永远失去的:“我同学现在如果要演一个烤冷面的小贩,他去找老板说你把这个摊交给我,我帮你烤,每天给你多少钱。这些体验生活的机会,我已经无法拥有了。而且,大学最有意思的是丰富多彩的课余生活,大家一起出去玩,一起去参加社团,但是,我现在离这样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我在大学里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男生,课余时间打打游戏,做做运动,上B站看看漫画,我和普通大学生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选择的是表演专业而已。”

“专业课成绩很好,会被老师钦点当班干部吗?”记者问。

“我哪有时间当班干部啊,也就是有时候会被当成吉祥物。”刘昊然告诉记者,虽然在学校里经常会被“抓壮丁”参加文艺会演,但他的心态是能婉拒就婉拒,“你让我站在那里,面对那么多同龄同学表演,我真的觉得太奇怪了,我特别不习惯主动表现自己。”

都说“出名要趁早”,在这个表演院校学生恨不得个个都想通过直播生活当网红的年代,刘昊然更愿意以一种保守的方式被认可:“我希望有一天能演好一个大反派,或者成功塑造一个军人,但是我也非常清楚,我现在的能力达不到,我会严格要求自己往那个方向走。”

“努力成为好演员,为了让自己更自由”

从第一天意外进入娱乐圈起,刘昊然就是一副“不设防”的姿态。

去年8月录制《快乐大本营》,刘昊然第一次经历粉丝接站。当天下着大雨,经纪人来晚了,他被迫一人孤零零等在高铁站,和十几个粉丝面面相觑。他们拍他,他觉得尴尬,于是说:“旁边有麦当劳,我们边吃边等好不好?”结果他自己掏钱,请所有粉丝吃了一顿麦当劳。

电影《唐人街探案》宣传期,有一次采访,刘昊然造型做了一半,看到一个八卦,扭头就跟记者分享:“看,那谁的前女友长这样!”工作人员忍不住喝止:“有点艺人的自觉好吗!”

所有“小鲜肉”面对如临大敌的恋爱问题,都会打官腔说“事业为重”,也只有刘昊然会在采访中耿直地掏出一颗恨嫁心,天天强调自己想谈恋爱想疯了。

“我就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明星,就像你拉着朋友聊天一样,当然都是讲真话。”刘昊然向记者解释,“我从小到大都不愿意做自己不想做的事,说自己不想说的话,这种性格也许会受伤,但同时也会有更多人因为我的性格去喜欢我保护我。”

聊到行业最近发生的新闻,刘昊然表现出一种想以成人姿态加入成人谈话的愿望。比如,他会通过别人的经验得出“版宠总有一天会成为版嘲”和“需要理性看待CP”的结论——但是,当新闻主角变成自己,终归还是另一番况味。

《最好的我们》开播前,刘昊然和谭松韵这对“耿耿余淮”CP被拍到深夜同行的照片,一时间,吸睛的“姐弟恋”新闻标题霸占头条,加上刘昊然、欧阳娜娜这对《北京爱情故事》“初恋CP”粉的反弹,都让零黑点的刘昊然第一次尝到绯闻波澜。开播发布会上,刘昊然、谭松韵绯闻后首度同框,“我们都是单身”的表态,似乎给了这段关系阶段性的一锤定音。

这段风波,让刘昊然更加懂得保护自己。

刘昊然最近在网上看到一段话,讲的是艺人和演员的区别:“你有好的作品的情况下,大家对你的宽容度会很高,不会那么关注你的私人生活。既然已经比别人成名早,必须保护好自己的私人生活空间。不然之后会越来越严重,对自己的生活、感受力、心态都会有负面的影响。”

“成为一个好演员是我现在努力的方向,为了让自己更自由。”刘昊然说。

“我特别想在粉丝和观众的心目里长大,我已经成年了,但是可能大家心目中的定位,还是觉得我没有长大,这样的反差会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刘昊然最奇怪的地方,就是现在很多艺人明明已经30岁了,却还会被粉丝叫“宝宝”,“就像我觉得我可以经济独立了,我觉得我可以管理自己了,家人会觉得你还没有长大,这是男孩子会叛逆的最主要原因。”

面对生活和工作的二选一,刘昊然开始展现出自己的主见:为了参加朋友的婚礼,他自愿放弃了一个也许会对事业有很大帮助的机会。

中学开始的独立生活经验,让刘昊然比同龄人更懂事,也更不会“无条件服从”:“我希望大家对我的印象能够改变,我有独立观点,我可以表达自己,我可以自己决定一些事。”

采访全程,刘昊然都保持着礼貌得体,唯独关了录音笔,聊到自己非常喜欢的导演娄烨,瞬间开始滔滔不绝。最后,把记者送上出租车前,还恋恋不舍地探了半个脑袋进来,想要发表关于“《推拿》好看还是《春风沉醉的夜晚》好看”的看法——这是一个浑身是劲的年轻男孩,渴望在聚光灯背面偷偷成长,更渴望这种成长能被更多人看见。

  版权声明:本文系舍得先生授权潇洒男人网独家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及摘抄,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