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 > 正文

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

2018-09-28 12:38:12 频道:影视娱乐 来源:潇洒男人网

又一部正在热播宫廷剧如懿传,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在如懿传中周迅饰演的如懿虽然是女一号,却是最后的输家,最后的赢家是她名不经传的魏嬿婉!原型就是历史上嘉庆帝生母!可是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最后如懿为什么斗不过魏嬿婉会输呢?原著小说中早就交代了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她曾为大阿哥宫女,玉妍宫女,饱受玉妍欺辱,深恨玉妍,暗害九阿哥挑起玉妍与如懿敌对,为求上位百般讨皇帝欢心。

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

《如懿传》中的如懿,虽然嘴上说没有输,但纵观全局,她还是输给了魏嬿婉。魏嬿婉就是一个成了精的反派,她拿到了本该属于女主角的主角光环,至于如懿为何斗不过她,是因为她的团队成员都不如魏嬿婉狠毒,聪明。下面给大家详细分析。

其实具有领袖气质的人,身边总少不了跟随者,甄嬛如是,宜修、华妃都是,唯独如懿除了海兰,再无支持的妃嫔。魏嬿婉只是运气好,她的对手都不是狠辣角色。

如懿少有收买人心的举动,海兰是守护,意欢是个性相近,每次到了是非之时就没人帮如懿了。得如懿真的死于安乐了,就算察觉到危机也不懂得去防范去谋划,所以才会让魏嬿婉有机可乘。

比起第一部,这几个人的心机实在是太浅薄,魏嬿婉她们只有狠辣,绝对没有曹琴默,宜修那样的智慧。大甄斗败宜修用了十四年,偶尔还会被宜修掣肘,嬿婉没法和宜修比,但是对待乾隆朝的傻妃嫔还是能玩的好的。

有网友看过之后说:“如懿的女主光环都给魏嬿婉了吗?这样不惨败也难啊,如懿最后还是被魏嬿婉给斗死了呀。”

看过《甄嬛传》的人无不觉得安陵容简直是全剧最阴险的心机婊,表面孱弱可怜,内心阴狠,毒死菊青,间接害死眉姐姐,害甄嬛流产。

可是如懿传的最恶毒最凶残的心机女:魏嬿婉,比安陵容上升了N个档次,害死十五个人,其中包括自己的亲妈,为了宫斗把自己亲妈都能宰了,佩服至极。

魏嬿婉,小说、电视剧《如懿传》中的后期主要人物之一,全篇反一号。原型为清高宗乾隆帝的孝仪纯皇后魏佳氏。

魏嬿婉陷害如懿剧情节选:

意欢怀孕以后,在进忠指点之下布下天象局。利用饮食使皇帝体虚,然后用鹿血酒媚宠,引发如懿与皇帝第一次大矛盾;利用天象污蔑意欢孩子克父,使皇帝疏远她。

魏嬿婉与田嬷嬷密谋在替如懿接生十三阿哥后捂住其口而死,致使如懿开始被皇帝疏远,并将此事嫁祸给自己的母亲。如懿极力追查但最后由于证据缺乏不了了之,因为仍然不能逃脱谋害十三阿哥之嫌疑而失宠。

因如懿被皇上误以为善妒而令寒香见无法有孕。魏嬿婉被晋为贵妃,协理六宫。

魏嬿婉指使婉茵,把皇上多年悼怀孝贤皇后之诗整理抄录而让皇帝故念旧情,越发冷落如懿。

魏嬿婉激将豫妃,联合茂倩诬陷告发如懿与凌云彻有私。以贴身侍女澜翠的性命威胁赵九霄前来为证,后派人杀死被流放的赵九霄、并毒杀澜翠,又暗中毒杀了被打入慎刑司的豫妃。

在如懿断发的翌日被晋为皇贵妃,摄六宫事。

如懿死前,在翊坤宫向如懿炫耀自己的得意,被颖妃巴林·湄若和璟妧看见,颖妃深深厌恶。

魏嬿婉结局:如懿死后被群妃暗中收集罪证告发,乾隆知其龌蹉罪行,以牵机药赐死,死相颇惨。

如懿在魏嬿婉一次次的迫害下跟乾隆皇帝渐行渐远,实际上魏嬿婉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在推波助澜。

嬿婉轻轻“啊哟”一声,捂着心口娇声道:“姐姐,你可千万别死。人活一世,才能看着那些污糟恶心的事儿一件一件应在自己身上,饱受痛心折磨,永远也没个完。活着才好呢,妹妹我盼着您寿比南山哪!”

如懿微微一笑,“活得长久就是福气么?生不如死更是难受。可是皇贵妃,你可从来没赢过我。”

嬿婉得意,“这个妹妹明白。这个世上唯一能赢过你的,不是我,不是香见,也不是孝贤皇后。我们都不是,唯有皇上。要你生,要你死,全在于他。”

如懿明了,亦承认,“是。辗转于一人手心,生死悲喜全由他。当然,你也一样。我倦了,真的倦了。”

嬿婉唇角笑意不减,“是呀,都是皇上定了算的。我赢不了姐姐,可我能借着皇上活得比你久,比你好就成了。我呀,就满足了。”

也不知笑了多久,嬿婉终于累了。如懿还是那般波澜不惊,如古井深水,沉沉深定。她颇为无趣,拂衣起身,撂下一句话,“若得空,我再来看姐姐。”

实际上,《如懿传》中的魏嬿婉虽然心狠手毒,但却跟乌拉那拉宜修差的远了,她只是够毒,但绝对没有太后和宜修聪明。而如懿,她跟魏嬿婉不一样,她对皇帝的心已经冷了,不像华妃那样一味的去迎合皇帝,甚至为此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原著小说中早就交代了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

魏嬿婉是嘉庆帝之母,宫女出身,位至皇贵妃。一心飞上枝头,不惜与青梅竹马的凌云彻分开。一开始不太得宠,为此费尽心机,急欲有孕,却因求子心切误服避孕药物,以为是如懿和舒妃所害,因此生恨。

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原著小说中早就交代了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她曾为大阿哥宫女,玉妍宫女,饱受玉妍欺辱,深恨玉妍,暗害九阿哥挑起玉妍与如懿敌对,为求上位百般讨皇帝欢心。

其实,关于如懿真的斗不过魏嬿婉?这一问题早在小说中就有所暗示了——

如懿怒极,转瞬颜色清淡沉静,一字字清如碎冰,“你做事很周全,越来越缜密。”

嬿婉托着粉杏的腮,轻裁漫拢的云鬓下,远山含黛的长眉,秋水为盈的漆眸,唇红齿白间缓缓吐出,“姐姐,你和愉妃一向精刮,对永琪的福晋和侧福晋都精挑细选,却不想毁在一个小小侍妾身上。永琪的福晋多是父母之命,未必诚心。我便让芸角到他身边,指点她永琪所爱,自然得宠。有她枕边风吹着,永琪又心存疑忌。姐姐啊姐姐,如今永琪已死,我看你再走不出这翊坤宫了。”

嬿婉说着,环视萧索冷落的翊坤宫,不觉畅快。曾经六宫之主的宫苑,如经冷清衰败至此。哪怕是晴明天气,也充斥着从墙皮和廊柱底下发出的陈腐气息,上好的紫檀、花梨和桃花芯目搁置久了,都有那种尘灰寥寥的朽木气味。还有门环上兽首的铜气,若无人首厮磨,铜器得气味会近乎于血腥气,令人窒闷。

可她是欢喜的,欢喜里有疑惧。自己千辛万苦所得的一切,若不能再失败者前炫耀,岂不是衣锦夜行,无人衬托她的快乐。

如懿轻笑,“既然你如此笃定,何必再假惺惺来探视我?分明,心底还是怕的吧?”

嬿婉倒也坦然,“是会怕。怕得来太辛苦,失去却太轻易。怕皇上哪日心念一动,又想起你来。”

如懿瞠目,这样荒谬的念头,也只有富贵闲逸中的人才想得出吧。她摇首,“首得住这个位子一辈子的,固然是尊贵无上的皇后。可若守不住,便也是个下堂弃妇!但是你难道不知,如今的我,那怕是守着皇后这个尊贵无上的名分,也不过就是个下堂弃妇。皇上暂且留了这个各位给我,是顾全他自己的名声罢了。”光阴凝在檐角,迟迟不肯流去。嬿婉有几分难解,如懿却通透,“怎么?你是急着想要拿到这个后位,所以盼着我早些去了吧。我也不妨直言,我已身染痨症,你如愿之日,也不远了。”

嬿婉轻轻“啊哟”一声,捂着心口娇声道;“姐姐,你可千万别死。人活一世,才能看着那些污糟恶心的事儿一件一件应在自己身上,饱受痛心折磨,永远也没个完。活着才好呢,妹妹我盼着您寿比南山哪!”

如懿微微一笑,“活得长久就是福气么?生不如死更是难受。可是皇贵妃,你可从来没赢过我。”

嬿婉得意,“这个妹妹明白。这个世上唯一能赢过你的,不是我,不是香见,也不是孝贤皇后。我们都不是,唯有皇上。要你生,要你死,全在于他。”

如懿明了,亦承认,“是。辗转于一人手心,生死悲喜全由他。当然,你也一样。我倦了,真的倦了。”

嬿婉唇角笑意不减,“是呀,都是皇上定了算的。我赢不了姐姐,可我能借着皇上活得比你久,比你好就成了。我呀,就满足了。”

她说着,笑的花枝轻颤,牵动鬓上花钿,金翠明灭。

也不知笑了多久,嬿婉终于累了。如懿还是那般波澜不惊,如古井深水,沉沉深定。她颇为无趣,拂衣起身,撂下一句话,“若得空,我再来看姐姐。”

待出得宫门,嬿婉扶着春婵的手,才觉出自己两颊酸痛,是刻意笑得久了。她颇有几分惴惴,“乌拉那哪是依旧活着,只怕皇上对她犹有余情,本宫得想个法子才好。”

春婵奉承道:“有小主在,不怕皇上对她余情未了。”

“本宫已经不够年轻了。”嬿婉低低嗤笑一声,“谁能红颜常驻,恩宠不衰?唯有更年轻的新鲜人儿在眼前,皇上在想起那个女人,只能想到她的年华不再,恶形恶状。”她依依嘱咐,“又要到选秀之期,春婵,你好好替本宫留意。”

嬿婉的身后,又是一重又一重宫门深锁之声。雨打梨花深闭门,她合该长长久久,如一株寂寞青苔,苟延残喘与这不见天日的地方,老死其中。

从小说节选中不难看出,魏嬿婉是斗不过如懿的,只是如懿被皇帝伤透了心,不想再和魏嬿婉争斗下去罢了。

乌拉那拉如懿真实历史

乌拉那拉如懿真实历史

翻来覆去的宫廷剧,终究绕不开历史大框架!在如懿传中乌拉那拉如懿真实历史人物是谁?此前清史稿的...阅读

如懿传孙俪为啥不接了

如懿传孙俪为啥不接了

今年继延禧攻略热播的宫廷剧就是如懿传了!如懿传作为甄嬛传的续集版,曾经后宫娘娘的孙俪为啥没...阅读